圖片來源:漫遊者文化 https://goo.gl/a3nXAL

 

§ 1.文本的月暈paratext
 

捧讀《雕刻時光》之際,我從文本的月暈paratext,摩娑出昔日一段精雕細琢的青春歲月,那是少不更事,卻又懷抱星空的年月。感受到出版者細膩編織的記憶的紋理。

這是一部精心裝幀的典藏之書。同時出版者將書織入我們生活的脈絡,所以你不免嚮往,在一個濃鬱的夏日,或許你會漫步在菸廠路上,走向誠品電影院,邂逅一度鄉愁,生命裡永恆不滅的鄉愁。

電影是二十世紀的史詩。光陰的史詩,以身體意象為介面,電影錯置了時間的光影成為宇宙,黑白的身影瞬逝於眼底,宇宙照見我們體內,森然布列的銀河。

少年時,我們窩在MTV,沉浸在鬱鬱的神聖氛圍裡。在黑暗的角落,癡心凝望著,光影錯雜的時間的河流,不覺之間,有一些窒息的暈眩。

時間過去與乎時間未來僅允許一絲意識,因為意識不存在於時間之一瞬,然而唯有在時間之一瞬,這懸於一線的意識,這幽微的漠然,在時間開始之前或時間停止之後,在一幽冥之目光之下。這幽光既非日光,也非暗夜。

在屬於我們的青春時代,電影是我們思考的場所,以及戀愛的場所。捕撈與流失存在的場所。然而,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竟然不再閱讀電影?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