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

 

夜半偷偷晃蕩網路書市,因為年幼的妻子經常嘲諷:「你現在還能有幾年能活?家裡這麼多書,這輩子都看不完了,還浪費錢買書。你一輩子看那麼多書,又有甚麼用?根本沒有人重視你。才華蓋世,一無是處。」

 

話說得難聽,其實是心疼我。我固然每每聞言大怒,卻也明白,說的都是大實話,只是傷心人別有懷抱,最親之人總是最能刺中你的痛處。

 

想到「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年事越長,感受越深。忽見一大作家名曰「馮唐」心想莫非同是天涯淪落潦倒之人?

 

其實大謬。該「馮唐」,春秋鼎盛,且為富豪作家。名利場中,出入自得。與馮唐李廣,毫無關係。純粹文化工業之高級產物,不僅無法言其「老」,更加不見其蹭蹬不遇?

 

〈王風〉:「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曾有一入室弟子,其父曾任職中科院多年。其母出身調查局,為地方知名律師。該生乃知名醫學系高材生,但無緣相識於課堂之上。以故某日該生忽然來訪,稱嚮慕已久,願拜在門下,一窺醫學哲學之堂奧。當下自是喜出望外,為絕學終將得以傳世。

 

其後,夤緣結識該生父母。皆誠厚篤實知識分子。然而自幼有個毛病,初識之人及傾心結交,樂與人為善。因此總難免交淺言深,最後反落得自取其辱。

此生雖折騰淺水塘中,但偶有出頭之機,雖再穢惡污爛之地,總能卓然馨香。真可謂「豬圈裡的珍珠」。其文其事,千秋自有定評。

 

年過半百,猶溷跡泥塗,忽然得一入室弟子,其父母且皆似篤厚長者,於是腆顏倩為謀職。自度以哲學博士與資深教授之姿,於中科院、調查局等樞密之地,謀一顧問之職,應非強人所難。

 

豈料該生之母竟勉勵我投考公務員。剎時了悟,傳道之夢終究齏滅。數十年傳經志道,救濟眾生之心,「謀道不謀食」市井鄉曲之民豈知之乎?

 

如果只是想效法我的不肖師長,整日蠅營狗苟,徵名逐利,當年何苦入修道院?何苦皓首窮經?帝王治術,兵法鬼謀,於我又有何難?但一夢浮生,竟苟且於此等穢惡污爛,豈非愚蠢至極?

 

曾有一位台師大前輩(台灣當年第十位國家博士)贈我一句考語:「你確實有大奸大惡的本事。」我當他誇我「貞幹之才」。

 

聰明絕頂的勞思光評我:「太世故」,我也當作他是誇我世事洞明,人情練達。博士論文指導教授背地諷刺我是「一代大師」,我同樣視之為一種讚賞。

 

年初過世的一位一代文宗,曾經乜斜著眼,雲淡風輕的批評我:「如此不識時務,可見你《易經》還沒學通。」

 

向來痛恨這些師長,並非怨恨他們不肯提攜。而是痛心這些養尊處優的師長,放任物慾橫流,各個以權謀私,貌似溫文儒雅,其實喪心病狂。

 

有時候,虛極無聊之餘,見一二後輩小人得志,自在火宅之中放浪,竟不免譏諷:「人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真羨慕你福源深厚,命運貴顯。但是這也羨慕不來的東西,你要好好珍惜。讀不讀書,其實沒關係…」
 

將滔滔濁世摒絕於外,每日自可讀書自娛。然而,街頭猝遇搖尾乞憐的喪家之犬,胸口難耐絞痛。廢書而嘆,夜不成寐,怔忡微曦寒風之中,雖生猶死。

 

 

____ 20181104 李霖生於石舟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