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的臉書

時間向上下四方延伸,空間是變幻的棋局,城市由玉石模樣的浮雲建築,人面在高倍顯微鏡下四散開去。我們找不到測量的原點,因為合理座標莫測一如氣象學。永遠無法對焦的焦慮迫使我們以彎曲的雲紋度量認知的距離,或許稍等一等就能調校正確的誤差值。

最困難的關口在於我們還不是以自己的眼睛測量,一切都依賴光的折射,然後鋪在他人的視網膜上。語言、光線與距離,三者之間應該遵循畢氏定理,但透過三稜鏡之後,有著翻譯如何可能的疑雲。我要停在無邊的邊境上,我要住下來,住在無邊的邊境上, 這裡將是最後的救贖。

我們不喜歡他人背轉身去,太多陰影將會遮蔽我的生命,當我變成完全的陰影,我的生死將只是他人腳邊清晨逐漸在背後縮短的影子,或者黃昏在前面漸漸拉長的黑影。如果說影子是蟬蛻,而影子代表死亡,那麼蟬蛻的影子又是什麼。如果沒有影子,活著又如何界定?

因為有光所以有了生命跡象,但是光餘下的影子加快節奏就變成了歷史,或只是歷史落下的影子,表示刻度與評價。我們來不及認識他人眼瞳的顏色就已死亡,更看不清他們眼底我的落寞與孤絕。

______ 20181022 李霖生於石舟齋
https://medium.com/@papiyas66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