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a Mantegna, Cristo Morto, 1475–1478 circa, Pinacoteca di Brera, Milano

 

清明未扫之墓

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

楼下的小园有一面装饰的女墙,灰白的墙与铁黑的瓦。午夜过后,春雨飒飒。沁透星光的雨丝呼吸悠长且冰凉,剎时重新编织了所有雨夜的记忆。「仍然好好活着…」生命的踅音回荡于脑际迷宫繁复的街道。

仍然活着的感触悄悄浮现于时光阻滞与回旋的堤坝。Michel Foucault说:在西方人眼中,中国文化怔忡于苍天之下,有着一张永恒的脸谱:一种堤坝文明(une civilization de digues et de barrages)。

修道院规定睡姿以砥砺身心。于是养成僵卧的习性。年纪老大,每于觉后苦于浑身酸痛。始终是半生僵卧所致。年少时,同学影得我午睡样态。其后,反复观玩我在梦中的影像,不得不同意大家的观后感:好像死了一样。睡眠于我,一直像是死后残留的影像记忆。

雨声渐渐喧嚣,黝黑的街道有时传来车轮嘶灭的余音。我的一生尽在幽冥辗转之间,漠然垂死矣。回顾一室环伺的琳琅图书,正在进行我悼念青春的殇祭。仍然怀抱阅读的兴味,是比沁凉夜雨的呼吸更真切的存在感。

《易传》曰:「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蜷曲在这失忆之岛,自我认知错杂迷乱的逃城,我只能够将数十年传经志道的悲愿,回向给溟溟漠漠的人海蜉蝣。

石舟斋中,蠹鱼的修行只在于中国语文在广延的空间中布局(l’ordonnance de l’étendue),由象形文字建构的堤坝文明,叙述着永恒的史诗。玉垒浮云变古今,长沟流月去无声,所以只能够放任川流的时间,无声的流逝。

集体网遊罹患的失语症,造成他们经脉错乱的文化解碼学。中国文字的方阵,更导致西方文化买办们知觉构图的断裂。

独自躺在植物记忆建构的黑森林深处,蜉蝣之羽,麻衣胜雪。爬行自筑的字里行间,语言文字犹如星空下,广延布局的永恒列柱,「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

______ 李霖生於石舟齋 201804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