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oy looks for recyclables at a garbage dump during World Environment Day in Paranaque, south of Manila, Philippines, June 5, 2014. The United Nations declared the 2014 theme for World Environment Day ‘Small Islands and Climate Change’ with the official slogan for the year ‘Raise Your Voice Not The Sea Level’.

Photo: Ezra Acayan/NurPhoto/Sipa USA
 

恐怕影响不太好
 

过往的岁月里,有两句话我对之别有怀抱。一句是「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袍未曾开。」这是挽词,意头不好。现在我却看出这句话的好处来了。

好处就是「四十而不惑」。不惑者,何也?对于命运,对于造化弄人,无惑矣。即使李义山亦不免于莫测的天命。所以我更喜爱另一句话:「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自伤绝世才华却不能得志于天下,那是一种年少轻狂。懂得自斟自酌,徘徊于字里行间,终于不惑于造化弄人的戏谑,领略方寸之间人生的兴味。因此开始能够同情伧俗的悲哀。

当然,在同情之余,不经意流露的傲慢,还是沾染着我一向给予人邪恶的印象。年岁渐长,自然希望能够化去数十年积累的魔性。但愿有一日只剩悲悯之情,可以温润自身糙乱的一生。

总不希望应了王观堂的话:「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讲这句话,只因为偶然发现两位旧识,竟于天涯外成了同事。

其中一位,当年在台湾彷徨搵食,始终只是兼职。如今虽年近八旬,终于得意于上海某知名大学。可惜终其一生,仍然只是学术上的「洋买办」。洋买办就买办吧,如果可以沾沾自喜,无自知之明反倒是一种幸福。

初识这位「买办大师」于台湾大学三民主义研究大楼。每每瞥见他痀瘘失意的身影,不免心下恻然。但是不过是一学术买办,架子也太大了。其实除了差可转译一些西方哲学以外,并无足以称道的思想见地。买办而自居为主人,傲慢常可掩饰其无知。

另一位学界达人,虽贵为教授,数十年来,学思仍然陈腐幼稚, 好为人师不改其乐。难道中国大陆就没有一个明眼人,看破他的手脚?他自己就看不清自己的才情有限吗?如果再活三十年,是不是会想竭尽全力「自毁少作 」?

当年提携他担任我号召的读书会的讲师。偶而询问台大优秀的学弟妹:「D大哥讲得怎么样?」「就四个山东大馒头转来转去。」幽默必透着聪慧,将D某人的哲学水平一语道破。Tautology是低阶哲学学者常常露的馅。尝试听听他最近的演讲,彷佛岁月完全未留下刻痕,还是一样的乏味与幼稚。因此增加了事件的惊悚性。

当年台大的大学生都能听出来,D某人的肤浅无聊。如今中国知名大学的哲学系诸公,竟然让此等跳梁小丑,侧身衣冠上国的大学教席?

人这一生能够适才适性适所,真是莫大的幸福。最可悲者,莫过于明明没有才情智慧,却为生计所迫,硬撑起一身虚矫的空壳子,不能够率真坦荡的过日子。然而这只是他一己的悲情,不值得他人关注。

有句古话说得好:「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中国想成为世界一级强国,关键不在于科技与军事,而在于文艺复兴。中国的文艺复兴专靠洋买办与假道学,只能说缘木求鱼。

其实我在台湾遇见的「陆生」,都超龄成熟。有时讲课讲到痛心疾首,学生还会在教室外给我个别辅导:「老师,你刚才这样说,恐怕影响不太好。」


中国大陆的名校专门回收台湾的学术垃圾,恐怕影响不太好。
 

 

________ 李霖生於石舟齋201804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