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jpg

★〈臨卦〉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初九,咸臨,貞吉。九二,咸臨,吉,无不利。六三,甘臨,无攸利。既憂之,无咎。六四,至臨,无咎。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上六,敦臨,吉,无咎。

「臨」卦曰:「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聞一多《周易義證類纂》: 「臨⋯⋯即霖字明矣。雨及八月而百川騰湊,川瀆皆盈,數為民害,故曰『有凶』。」「元」字形馬如森曰:「象側視之人形。突出特大的頭部,以表『頭』。 後形變為『元』。本義是首位。」「亨」字形,獨體象物字,本義為宗廟。 「利」字甲骨文如人藝禾而得利,故曰利。「貞」字形為「獨體象物字,象鼎形,煮器,後為禮器。本義是鼎。」

初九爻曰:「咸臨,貞吉。」張立文據帛書周易,「禁」假為「咸」, 遂釋咸為經常。《周易集解》引虞翻:「咸,感也。」臨若為祈雨或祈晴之 祭,曰常臨似違常情,祭祀若常常舉行似難莊重。而且雨晴之祭視天候而作, 豈可常乎?至於釋咸為感,因為具有宗教性,若天人交感,亦無不可。

然而城國之大事惟祀與戎,祭祀與武事經常結合在一起,凡祭祀則將有 武事,凡征戰必先祭祀,所以咸義或可歸本於持戈巡弋於祭壇。「咸臨貞吉」意謂警戒著雨勢,舉行祈晴之祭,占問結果顯示,前路仍然暢通。

九二爻曰:「咸臨,吉,無不利。」警戒著大雨,前途暢行無阻。

六三爻曰:「甘臨,無攸利。既憂之,無咎。」聞一多《周易義證類纂》: 「甘讀為厭。厭者足也,古稱甘雨,甘露,皆優渥霑足之謂。⋯⋯久雨本足 以妨農,惟既已耰之在前,亦不足為害⋯⋯」張立文則以為甘者,緩也。 甘霖是雨緩緩而下,沒完沒了之意。攸字甲骨文字形馬如森以為「象手持杖 擊人之背形。本義是打。」「甘」字甲骨文象口中含物之形。雨勢不歇,雨 水像舌頭一樣舔噬著肌膚。前途難以逆料,但是步步為營,大雨反而沖刷掉 了軍旅的足跡,令敵人無法追躡,如此勉強亦利於行軍。

六四爻曰:「至臨,無咎。」聞一多謂「至」為「怒」,至臨即暴雨。 張立文則訓至為極,至臨為極大之雨。「至」字甲骨文象矢直接中地。雨勢甚大,彷彿水箭密接地面。雨水自天接地,已無法辨認雨腳的蹤跡。

六五爻曰:「知臨,大君之宜,吉。」聞一多曰「知」為智,知臨亦暴雨也。張立文則謂「知臨」乃識別下雨的情況。能夠辨識 雨勢,雨已漸歇,主帥運籌帷幄,縱觀全局,早已了然前途生路。

上六爻曰:「敦臨,吉,無咎。」聞一多謂「敦」為「怒」,敦臨即暴雨。張立文謂「敦」者大也,敦臨即幅員廣大的雨況。「敦」字金文有督促義。在城外祛除大雨,前途暢通,且沒有敵人的蹤跡。城邦主因此派遣武士在祭壇周圍,警戒著這綿密雨勢,只要持續注意著這場大雨,雨水不會困住出征的大軍。

§

龍的黑血斫傷了帝辛的裸體

玄鳥飛舞的身體灑落瀰天的冷箭

黑色的雨季裹住京洛的長野

雨箭急急趕赴冥府的晚宴

蟄龍渴想著商人夜奔的血腥

冷涼的血脈鞭策著夜雨的長征

 

臨.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