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庚大學9-25  

 

課程名稱:經典導讀:《臨床醫學的誕生》Michel Foucault , Naissance de la clinique

課程設計之理念與目標

首先一分計畫的本質應該在於「高尚其志」。其次,當今教育界多感慨臺灣大學生人文素養低落,缺乏公民意識,因此大學教育應建立學生高明博厚與絜靜精微的世界觀(Weltanschauung)。既然標榜「經典導讀」,稱得上經典,難免成為智能的挑戰,並且預許生命境界的提升。閱讀Michel Foucault , Naissance de la clinique《臨床醫學的誕生》具有下述意義:

第一,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1926-1984)現代西方哲學巨擘,自稱尼采門徒,繼承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的批判哲學與人性逆覺,全面透澈省思西方近代哲學。受Martin Heidegger(1889-1976)啟發,具現西方思潮之語言學轉向。Michel Foucault1963年的名著 Naissance de la clinique《臨床醫學的誕生》將西方形上學發展的人類學轉向與語言學轉向,具體而微,展現在當代哲學之中。

第二,科學意識形態的自我批判:近代科學誕生於歐洲,但是卻以整個世界為家。近兩個世紀以來,西方文化模式曾長期而紛亂地影響亞洲文化。西方給予東方最現成的就是它的科學與科學觀點。狂熱於個別事實的與極度傾心於抽象概括的心智活動,遂構成了近代社會的新氣象。大學的主要任務就是要繼承這一傳統,把它當作普世的文化遺產而代代相傳。《臨床醫學的誕生》對於近代西方思潮的省思與批判,可謂絜靜精微而高明博厚。

第三,透過身體哲學的省思建構人性論:「人之去禽獸者幾希」,秉於看與知原始淵默的相守,以及思想與語言之符應(correspondence),《臨床醫學的誕生》「前言」開宗明義宣示:語言形成懸在我們生命上方的意義,引導陷入自身盲目中的人類,它原本守候在黑暗中,直到逐步顯豁於日光與言語之下。 西方哲學的語言學轉向正如同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以語言學家(le philologue)之名見證:方今之世,語言無庸置疑的存在地位。人類喋喋不休無數的言語,無論是可理解的言語或荒謬無聊的言語,是宣誓抑或詩歌,盡皆形成高懸於我們生命上方的伯利恆之星(L’Étoile de Bethléem),在生命盲目的前沿,引領我們的生命往前邁進。

然而言語自身,仍杵在我們意識之外,那幽冥的國度,於黯然的寂靜之中,等待言說以暴露在光照之下。

然而我們歷史的宿命令我們必須面對歷史,忍受那悉心建構議論之議論的過程,悉心聆聽那人們已反覆聆聽的言語。由於《臨床醫學的誕生》特殊議題的體現,我們還可以透過身體哲學的省思與議論,俯瞰西方近代科學的思想流域,實踐人性的逆覺與科學哲學的自我批判。

符合的核心素養與能力

(第1項為必選填欄位,第2-5項至少須選填二項。)

1.▓加強深度閱讀與批判思考的訓練。(必要)

2.▓提升寫作與溝通能力。

3.▓孕育創造力、情意與美學素養。

4.□結合知識與生活實踐。

5.□培養具有構思遠景與社會變遷之適應力等世界公民素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霖生 的頭像
李霖生

李霖生的教學網站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