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唐易老,李廣難封

 

「嗟乎!時運不齊,命途多舛。馮唐易老,李廣難封。屈賈誼于長沙,非無聖主。竄梁鴻于海曲,豈乏明時?」

 

夜半偷偷晃蕩網路書市,因為年幼的妻子經常嘲諷:「你現在還能有幾年能活?家裡這麼多書,這輩子都看不完了,還浪費錢買書。你一輩子看那麼多書,又有甚麼用?根本沒有人重視你。才華蓋世,一無是處。」

 

話說得難聽,其實是心疼我。我固然每每聞言大怒,卻也明白,說的都是大實話,只是傷心人別有懷抱,最親之人總是最能刺中你的痛處。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履卦 履虎尾,不咥人,亨。

赤腳走過的人生不會留下足跡

幽暗角落經常醞釀長靴漫漫的大道

套在跛腳上的鞋瞎著一隻眼

瞎了的腳踩著虎尾步上征途

黃與黑的路面回頭咧嘴咬住徬徨的鞋

眼睛也隨著鞋面暗紅的花盤旋起舞

「九二,履道坦坦,幽人貞吉。」

或許是風的呼嘯回應著藏匿松林裡的,超高頻的樂音。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胡旋舞 圖片來源:網路

 

履卦 履虎尾,不咥人,亨。

赤腳走過的人生不會留下足跡

幽暗角落經常醞釀長靴漫漫的大道

套在跛腳上的鞋瞎著一隻眼

瞎了的腳踩著虎尾步上征途

黃與黑的路面回頭咧嘴咬住徬徨的鞋

眼睛也隨著鞋面暗紅的花盤旋起舞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獨步古今:易經解密

光陰是時間的隱喻,時間與空間在光陰的移動中融合,而身體形象作為人生在世的計時器,度量著生命的意義。

所謂「史詩」(das Epos)本義就是「言」(Wort),或所謂傳說(Sage)。

言與傳說說出意識在此世間所有的關係與經歷裡,與意識客觀對立的客體對象全豹就是史詩。

光陰的史詩以身體為介面,《周易》錯置時間的光影成宇宙,先民的身影瞬逝,宇宙照見我們體內森列的銀河。

人生的真理投射於未來。視《周易》為一部卜筮書必須基於「人生的真理投射於未來」如是的前提。

《周易》經文中具有指標與判準的字眼「吉」的本義,說明了「人生的真理投射於未來」如是的前提。于省吾以為「吉」字本義出於「凡納物於器中者,為防其毀壞。…引申有吉利之義。」「含有堅固之義。」

「吉」字雖然表現一個瞬間的空間意象,這個瞬間必須是運動中的一個高潮瞬間,因為它是高峰,它預設著全部的水域運動的恆常性。「堅固之義」必須呈現於未來,否則無法保住其堅住之義。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菩提的臉書

時間向上下四方延伸,空間是變幻的棋局,城市由玉石模樣的浮雲建築,人面在高倍顯微鏡下四散開去。我們找不到測量的原點,因為合理座標莫測一如氣象學。永遠無法對焦的焦慮迫使我們以彎曲的雲紋度量認知的距離,或許稍等一等就能調校正確的誤差值。

最困難的關口在於我們還不是以自己的眼睛測量,一切都依賴光的折射,然後鋪在他人的視網膜上。語言、光線與距離,三者之間應該遵循畢氏定理,但透過三稜鏡之後,有著翻譯如何可能的疑雲。我要停在無邊的邊境上,我要住下來,住在無邊的邊境上, 這裡將是最後的救贖。

我們不喜歡他人背轉身去,太多陰影將會遮蔽我的生命,當我變成完全的陰影,我的生死將只是他人腳邊清晨逐漸在背後縮短的影子,或者黃昏在前面漸漸拉長的黑影。如果說影子是蟬蛻,而影子代表死亡,那麼蟬蛻的影子又是什麼。如果沒有影子,活著又如何界定?

因為有光所以有了生命跡象,但是光餘下的影子加快節奏就變成了歷史,或只是歷史落下的影子,表示刻度與評價。我們來不及認識他人眼瞳的顏色就已死亡,更看不清他們眼底我的落寞與孤絕。

______ 20181022 李霖生於石舟齋
https://medium.com/@papiyas666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1 Mon 2018 21:58
  • 置頂 眼神

 

 

| 眼神 |

石黑一雄的小說《長日將盡》,多年來都留在我心底。書的封面是作者悄然小立於一片樹林之前,自有一番卓然瀟灑。中文譯名也令我心存好感,常令我想起李賀的詩句:

 

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

勸君終日酩酊醉,酒不到劉伶墳上土!

 

然而,老了,戒酗酒了。不得浮一大白。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海道生乳捲(教師節半價優惠)

 

甜蜜的乳香從十九歲

記憶的縫隙裡

緩緩 緩緩 擠了出來

然而仍然十分冷靜

北海道的清冷的草原

經常入夢來

不記得已是哪一年的周期表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九七七,墓園,輓歌

陽光仍在山脈之外的清陰裡

目光只在青紫的草莖

微濕的言葉之間

夜晚遺留的夢囈正緩緩螁卻

四十年前某一個不復記憶的星空

一把隨意摘取的光年

或許仍然在晨露的清輝裡高歌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Étant donnés

 

山林之間的陽光揭開春天的封印

春雪驕縱的瑩白光潤輕紓緩解

象牙白的天鵝絨既揭露又遮蔽

艷紅的小甲蟲爬上去又滑下來

不是因為滑膩的膚觸

卻是因為神光離合的清曉

白嫩的腳趾勾住第一道曙光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愛的馬兒

作陣也已經五年 今日也著愛分開

手摸著心愛的馬呦 不覺珠淚滴 啊~ 啊~

可愛的馬呀 乖乖聽人嘴 可愛的馬呀 不通流珠淚啊

啊~不通流珠淚 阮也猶原不甘離開 心頭像針塊威

彼日也伴阮跑過 對面彼平小山崙

想起來像在面前 引人心憂悶 啊~ 啊~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死緩》(Louis-Ferdinand Céline,1894–1961)

          高明逼神惡

檢點舊物,瞥見師長賜予的一幅字,詩曰:「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惡。」

記得當年獲賜之時,直槊淚窩,感激涕零。覺得數十年蹭蹬不遇的辛酸,一朝決堤。

然而我始終心中有所保留。因為,從遊此公門下二十餘年,總是徒然狗尾續貂罷了。所謂台灣一代文宗,既已仙遊,恩仇俱泯。

其實,所謂「高明逼神惡」云云,已隱約告訴我,他對我的嫌惡。此公的長處就在於誰都不得罪。

如果說此公有過,毋乃太過。他只是以漂亮話頭敷衍我,然後將我晾在一邊罷了。起碼他還能看見我的好處,慷慨說出幾句應景的漂亮話兒。

我的人生有一味獨沽。那就是若見秀異之士,總想助成幫襯則個。可惜自身潦倒窮窘,徒呼負負而已。因此也領悟人生本來就是荒謬,命運全然盲目無情。

仙遊者一生運勢暢旺,此輩長者蚓蛇遊霧,遂得呼風喚雨,其實全無德言足以傳世。臨終難逃一死,此生俯仰愧負皇天后土。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Russell Tomlin

                                                                                 “Twin Lilies on an Oregon Lake” 

                                                                    https://goo.gl/2BPZAJ

 

                                             

才情的喜劇

 

喜劇comedy,據說由荒謬感產生的,腦子一片「空白coma」所定義。

人生在世,其悲劇性的命運,絕不容情。所以生人不免有情,此事不關風與月。有情眾生是無數醜惡中,唯一的興味。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青山四顧亂無涯

2018年「母難日」後懷思,集六一居士詩句:

白髮出新年,朱顏異域銷。

須知千里夢,常繞落陽橋。

曾是洛陽花下客,

春風疑不到天涯。

 

(可惜今無梅聖俞,……)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歌曲播放處:卞耀漢 무이이야 )

盡皆是枉然一夢啊

 

最近寫了一篇「勸世文」。但願值此末法世代,眾生還能自我超渡,自我救贖。然而,最近看了一部韓劇《六龍飛天》(육룡이 나르샤)。心情冷落。原本想看到英雄聚義的浪漫悲劇,卻看到見利忘義的人倫慘劇。劇中一首悲歌,恰如魯迅的詩句「敢有歌吟動地哀」「於無聲處聽驚雷」。

歌詞大意:

枉然啊枉然,

盛德大業轉頭空,

五百年社稷依舊灰飛煙滅。

來不及享受的幸福瞬息腰斬

橫徵暴斂收買了孩童們的性命

文章標籤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笑看人生

Footfalls echo in the memory

Down the passage which we did not take

Towards the door we never opened

Into the rose-garden. My words echo

Thus, in your mind.

But to what purpose

Disturbing the dust on a bowl of rose leaves

I do not know.

李霖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